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任华博客

 
 
 

日志

 
 

求学  

2009-09-12 03:58:06|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女儿打来电话说:“爸,我要再去读书。”这是好事,我焉有不支持的道理?她念小学阶段,可以说是学校里的优等生。初考,班主任预言全班同学唯一只有她能考进一中(每年一中仅收我村1名尖子生),结果,5分之差而功亏一篑。按照生源划片游戏规则,只能到本乡镇学区上学,那时城峰中学教育质量是全县最差中的一个。为了让女儿能上一所较好的中学念书,借了三千多元送她到城关中学借读(当时三千大概等于现在一万二,而我刚盖房子不久,囊中羞涩,这一借,家庭开始过上了负债的生活长达十几年之久,至到去年才还清所有债务,今年装修又欠了两万多)。中考,还是差5分与一中擦肩而过。我问她念中专呀还是复读?她说复读一年试试看。结果,又是差5分迈不进高中的门槛,就去了福清全国重点技校上中专。每年期末考,门门功课分数都在97分以上。班主任便推荐她去湖南理工学校继续深造,报表体检什么的都做好了,只等开学。我心里很矛盾,她的弟弟任正国初中毕业两年呆在家里吃了睡,睡了吃,遗传了我少年时代“沉睡不醒过中午,闹钟有意害我苦,明明出家去不得,唯床伴我睡到死”的恶习。不给男孩一条生路,等我丧失劳力后,谁养活他啊?学一门手艺不求闻达,至少可以衣食无忧。而十七八岁男孩玩兴正浓,哪里听的进父母的话?女儿中专毕业了,有钱让她继续念当然好,可我那几年回家开店亏本,做生意亏本,年年负增长。最小男孩任新家又是初中刚毕业到福建理工学校念书。我问松梅:“爸如果决定你到外地求学,那正国怎么办?也让他再去读书,爸确实无法保证你们三姐弟顺利完成学业。”松梅激动地说:“爸,只要正国肯念书,我去打工让他念就是了。”知子莫如父,简直是知父莫如女了!我真的真的好感激她!就这样,正国搭上了他最后一班求学班车。开学初,正国整个人脱胎换骨似的,初中阶段倒数几名的差等生能在泉州服装学校设计班当班长,就证明了这一点。我与学校老师电话互访中,班主任对他表扬有加,作为家长的我,暗自庆幸他终于证明了自己不是孬种。可下学期,由于他与福州某大专生谈恋爱,跌入了爱河,两人越游越远,家长和老师喊破嗓子,他都听不见。而正国明知自己水性不好,偏偏拉着女生的手不放,害的人家呛了几口水,女生一急,拼命挣脱游到对岸独自一个人走了。

正国刚迈入青年时代,就为无知付出了昂贵的代价,这对他以后的生活,是否会产生影响不得而知。我想想自己的求学路,眼眶自动就会涌出一股酸楚的泪水。忆当初文革十年后全国恢复高考,1976年我回母校走进了三年级教室,只用一年时间学完小学全部课程,并于当年参加初中考试,考试完父亲立刻给我泼了一盆冷水:“嗨!家里穷的揭不开锅,哪有钱供你上学呀?”从此,我便成了一名真正的流浪孤儿。走了多少弯路,经历了多少苦难,单从我在闽清县坂东镇还没返回本县盖洋乡开裁缝店时写的一首长诗邮寄给大队支部书记章仁六同志,就能反映出我绝望到什么程度了。诗日:

                                                               坂东街上何人哭?有家难奔流浪客,

                                                               西无去处东路塞,叹此无聊熬岁月。

                                                               忆昔樟城举红旗,旗下人海生颜色,

                                                               次第乡门为吾开,共话雄图在君侧。

                                                               不意座中恶人起,圆睁怪目严相逼,

                                                               手持凶器一声吼,老夫未死敢对席?

                                                               平生抱负今安在?几度险崖死不得,

                                                               千山万壑过闽山,闽下从此无消息。

                                                               人生有情长相忆,乡草乡花岂终极?

                                                               低头抹泪声已衰,勉作长恨歌一曲。

在盖洋开了几年裁缝店后, 我毅然关店跑去盖洋学区湖头小学当了两年半代课老师。为什么开裁缝店比当老师收入多,反而以代课的形式去求学呢?其中最主要原因就是普通话说的极不标准,往往把不认的字念成偏旁字,比如“南腔北调”,从我口里说出来的就变成“南空北调”了。别人问贾平凹:“你干嘛不喜欢讲话?”平凹答:“念小学一年级时经常逃课。”我有没有逃课不记的,总之早就把拼音还给了老师。

说到父子三人的求学经历,家里还有两个成员顺便提一下,我妻子未婚前仅在大队夜校扫盲班上过学,认识了温珠钦三个字,想再学另外一个字,得来请教我。这样也好,每年回家过春节,手机随便乱扔,就不必担心她来检查我是否出轨。老三任新家小学未毕业,我遵从别人的指导,把他的户口迁移到假证上,费了一番周折,终于如愿进入了城关中学念书。新家从念幼儿园起读到福建理工学校毕业,他的成绩单我无缘见过,每次催促他拿出来给我看,他不是说放在学校,就是讲在某某同学那里,又么忘了扔在什么地方,乃是不让我瞧。给我发信息,最多不超过五个字。去年他当了阿兵哥,短短的一两个月魔鬼训练,进步神速,来信写的蛮通顺。抄录如下:

爸:新年到了,祝家里人身体健康、快乐!

来部队一个多月了,军营的生活平淡朴实。而武警内卫的职责就是站岗放哨,寂寞的让人乏味。有很多事情我比任何人都明白,可生活却往往抓住你。成长的过程虽然也有欢笑,但更多的是颓废。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写这封信的时候,四周都是战友的声音,烦躁的情绪无法静下心来对您倾诉。调兵的事行与不行请早点有个说法,不上不下搞得很不舒服。我不希望生活玩弄了我,任何人也不希望被生活玩弄。

                                                                                                                                             儿子:任新家    2009年1月2日

我当即复函:“爸很高兴收到你的来信,也理解你此刻的心情。最让爸欣慰的是,你在部队短短的一个月,文字表达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谁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才后悔一辈子呢!由于你涉世不深,对许多事情的看法不见的比任何人都明白。举个例子,hu锦涛不是jiang泽民的儿子,他靠的是自己的真才实学当选为guo家zhu席。假如你的父亲是武警部队司令,把你调来当军长,你有能力胜任吗?想当初,你从校门踏进社会,干这干那,吃了不少苦头,还养不活自己,为什么?就是因为你学无专长,不管哪个行业都会拒绝接收。一个月前能有幸迈入军营,站岗放哨你以为来之容易吗?有能耐的,当个警卫班长给我看看!

问遍了所有亲戚朋友,才幸运找到了唯一肯替你跑路的一位表叔(友智),联系上了你奶奶的堂弟(你舅公),他说:“我的儿子也在武汉服役,刚当兵就想调动,没这个必要,年轻人还是以锻炼为主。特别新兵集训三个月,又有突出的表现,力争早日入党,为将来谋取更大的发展空间。到了退伍前三个月再说吧。”

所以说你不单要用性命搏出一条生路,还又用智慧征服别人!在讨厌与颓废、寂寞无聊的日子里,在周围战友侃大山声中,又有个清醒的认识,真正成长的道路就是从站岗放哨开始!”

新家在部队玩命似的训炼,终于引起了关注,近日被临时借调到武警总中队。他置身于衣食住行全包的军营里求学,让我有活干才有饭吃的人羡慕死了,前天我还厚着脸皮求泉水清纯老师收我为旁听生哩。女儿离校多年,从单纯的少女逐渐变为成熟稳重的青年女性。到了她这个年龄(26岁),一般都选择自己的终身大事,她好像一点都不着急,每次有人来提亲,都被她婉言谢绝。去年我发信息给她说:“寻找让自己感动的理由,然后嫁出去!”她反驳我说:“你什么时候结婚?我还早呢?”天哪,我那时候穷,不穷,还轮得到她母亲跟我成亲?向我看齐,且由她去了。念念不忘求学的她,这次终于开口征询我的意见,我二话不说爽快答应了,并表示,就算搭上我这条老命,也要成全你!女儿说:“没那么严重吗?想上学,也是明年三月份的事。”我告诉她:“老爸一点都不夸张。本来你是很有发展前途的,都因了正国,失去了升学机会,在此,老爸向你表示深深的歉意!有机会让我补偿,老爸岂肯错过?”

去吧女儿,你堂妹明燕今年本二科毕业了,而咱家知识结构偏低,该到了调整的时候了!

                                              

                                                                                                                                                 2009年9月15日3 点57分脱稿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1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