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任华博客

 
 
 

日志

 
 

在盖洋那几年(有人来帮忙了6)  

2010-11-20 03:09:47|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纯色边框通用风景类日志背景 - 山间溪流 -      山间溪流的休闲屋

                   

从那次被人“踢馆”后,生意反而越来越好,苦恼的是剪好的裁片每次都要叫房东大嫂拿去给阿二妹锁边。盖洋仅此一家别无分店,有时送去两三天了还轮不到我,气急之下索性坐早班车去嵩口解决,多花来回路费是小事,整整耽搁一天时间损失就大了,如果碰巧遇到赶做嫁衣或丧服,会活活把人气爆炸。当务之急必须自己去买一台锁边机不可,而锁边机只有开裁缝店的人才会买,委托经常出外的人到各处百货商店看看,他们都说几乎绝迹出售这个鲜有人问津的高档消费品,后来经过多方打听,知道大洋街有个某机械工厂技术员在家里偷偷自制锁边机销售。于是,我当即动身去买了这个铁家伙回盖洋。

有了锁边机,我就更加忙碌。人毕竟不是铁打的,感冒趁虚而入,接着头晕拉肚什么的都来了,有去卫生院的人会经常看见一个体弱消瘦的年轻小伙子在那里进进出出。有次金平问我:“师傅,你到底得了什么病啊?”我心里想,能得什么病?还不是营养不良,超负荷劳累造成的?但脸上依然挂着微笑回答她:“没事,感冒而已。”每次去看病,必经她的裁缝店门口经过,因为卫生院就在她店铺后面,有此一问,实属正常。

金平师傅身材高挑,喜欢梳着一条大辫子,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小口一点点,回眸一笑醉倒众生。而且仿佛两只眼睛会说话,每次到我店里锁边,只要见到我忙,她就自己动手锁,锁了一半如果有人叫她,她会用眼神示意我,我自然领会她的意思,锁完亲自送到她店铺。一来二去混熟了,有时我忙不过来,她帮我做,她不懂得地方,我同样毫无保留传授给她。这时,房东几位大嫂就有话说了,夸金平如何如何,说你们两个能结合,天生一对,地设一双云云。我总是抿嘴笑笑,自己心中有底,这是不可能的,我家里穷的叮当响,没有哪位姑娘乐意拿着破碗当乐器敲跟着我沿街去卖唱,更何况我已经给自己定下了五年之内要阅读完多少本书的计划。

某天早晨,金平来锁边,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直言相告:“今晚到我家,请你教我老人穿的女便装怎么画法。”

在盖洋那几年(有人来帮忙了6) - 任华 - 任华“这不是很容易吗?我刚好有几件还没剪,你站在旁边看就学会了。”

“白天我那边没人,也要赶着完成手上这两条裤子。”

“好吧,那我今晚去你家就是了。不过,你住在哪里我还不清楚呀?”

“你不是前些天晚上有到我家吗?”

“那晚匆匆忙忙赶赴你家,只记得你那座低矮的旧厝三进三出连着好几家住户,倒忘了你住哪间房。”

“晚上七点,我在自己店门口等你。”

当晚,冷风拂面,月亮娇滴滴始终不肯赏脸,害羞地隐藏在厚厚的云层背后,墨雾倒挺爽快,大大方方拥抱了远山和近景,视野之内仅瞧得见近在眼前的金平身影,我亦步亦趋跟着她走,不一会儿功夫就到了她家。此回我仔细辨认了一下,她的家就在往前湖大队这条路旁边,离她裁缝店最多三百米远。而她的卧室历经岁月侵蚀,墙体斑驳陆离,后来炊烟大师体恤民间疾苦,轻轻一抹染成了黑色。房间面积也特窄小,一盏煤油灯忽闪忽闪,金平叫她妹妹去拿蜡烛,点上两根蜡烛后,屋里霎时明亮了许多。此时忽然从隔壁传来不雅的骂声,继而一句比一句难听。金平脸色铁青,她妹妹可沉不住气了,在室内走来走去,冲着隔壁大声怒责:“嫂子,骂够了没?这是姐姐请来的任华师傅,而不是野男人!再乱骂,我去叫派出所的人来!”她嫂子的声音虽然渐渐小了下去,但听不甚清楚的脏话仍然不绝于耳。我被她嫂子突如其来的一顿数落,显得异常尴尬,愣在屋里不知所措,什么野男人不野男人,莫非金平。。。脑海里立刻跳出在金平裁缝店听到她与一位英俊潇洒的李姓青年对话。

李说:“我们相识四五年了,你也该表态啊?”

金平:“莫名其妙,表什么态?”

李说:“有人给我介绍对象了,也许有可能明年春节过后就定亲。”

金平:“那我恭喜你了,别忘了分喜糖给我吃。”

李说:“可我割舍不下这么多年的感情,因为我们有很多共同的语言和爱好,这点,你不会否认嘛?”

金平:“很坦率告诉你,我绝不是个毫无生趣的女孩,但也不是路边野花随便任人摘,作为生活上的知已倒还可以,其他的随缘吧。”

难道那位帅哥是她嫂子的什么亲戚?我这个外来客是否正在扮演着横刀夺爱的角色?又么金平也把我列入备选人名单或者一枚棋子?不然,前些天她生日宴席上为什么都是清一色俊男?幸亏我早些时给自己定下了目标,不受此干扰,她跟谁谈恋爱与我无关,我们只不过是同行互助罢了。

这样无端被她嫂子搅和一下,金平哪里还有心思学什么便衣裁剪法?我对呆若木鸡的她说:“干脆明天把布料拿到店铺我教你。”

“对不起,让你受惊了,”她往隔壁努努嘴,压低声音:“我嫂子神经不正常,耽搁了你一个晚上,我明天一定帮你做衣服。”(待续)

 

                                                                                                                                               2010年11月20日凌晨3点9分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2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