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任华博客

 
 
 

日志

 
 

我很想当面对老邓说……(二)  

2010-03-25 19:31:34|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邓叔走了,走的太突然了!整个家庭一下子陷入了无底深渊。婶婶不是正职工,仅靠养路段按月发放一二百元抚恤金度日;二女儿庆兰虽然在您提前退休时补员进去,但刚参加工作不久,那点微薄的薪资除去伙食费也就所剩无几;三女庆华没了依靠,休学在家,整日以泪洗脸;科源依然音讯全无,庆英的婚姻……哎,往日门庭若市,如今车马稀了。

老邓叔您知道吗?后来庆兰妹妹自由恋爱,嫁给了一位品质道德俱佳的小学教员,庆华妹妹则在打工时结识了福州郊区的一位工友,最后花落他家。只有庆英妹妹是我造的孽,如果当初不是我介绍给一位刚从校门跨出参加工作不久的青年学子,她何至于……?

叔叔,您还记得吗? 25年前我在湖头小学任教,寒假回来去您家拜年时,您对我谈起大女儿偷偷与富泉乡某村民谈恋爱,气的您暴跳如雷,说自己从大山里走出来,一路打拼,好不容易全家落户成为居民,现在又要回到从前,心理上无法承受这种落差,说宁可倒贴钱把女儿送给居民,也不愿嫁到农家去活受罪!

碰巧我村有个从小失去母亲,靠年迈的父亲摆渡(我家乡有条大樟溪,两岸人员来往必须搭乘渡船)供他上学,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中专,毕业后分配到本县百货公司当统计员,他现在所缺的就是钱,既然您肯倒贴钱,那我给庆英妹妹介绍。就这样他们认识了,后来急速成为一对恋人,未婚同居。

订婚前夜,当我听到庆英未婚夫二哥说,庆英妹妹是被我玩腻了才介绍给他的弟弟,您就可想而知我是多么震怒和愤慨了!想当年我在养路班搞完建筑扫尾工程,庆英妹妹才几岁?那一次离别又是多少年?八竿子插不到一块的事,竟然有鼻有眼说的头头是道。所以庆英妹妹订婚那天我没去,庆英妹妹腆着大肚子结婚那年,我虽然在尤溪中仙乡设裁缝店,倘若没有庆英妹妹二伯胡说八道,我无论如何也要赶回来参加他们的婚礼!  后来想想,八九不离十是庆英妹妹把第一次献给了初恋情人,让我去背黑锅,这一背整整25年!叔叔,我好冤啊?冤枉死我了!

埋藏在我心里的奇耻大辱,从未对任何人提起,现在趁着记忆的闸门打开,一股脑儿向您倾吐,这也许太残忍了,但我不得不说,否则,我临终那日恐怕和您一样不肯瞑目。庆英妹妹虽然一再说这不是我的错,是男人有钱就变坏,直接导致了离异,并反复强调,前夫再娶得那个骚货才是个真正的男人共妻!但我还是不能原谅自己啊,叔叔!让您想不到的是,您的外孙女再过一个星期就要嫁给富泉乡某位青年才俊,而庆英妹妹离婚后也到庆华妹妹村庄里去,她最终还是回到乡间觅食,只不过换了地点而已。

不知不觉我呆在简陋的厕所旁边好长时间,也该去南门大桥新村找婶婶了。

骑上摩托,无心欣赏沿路景色  ,脑子里依然惦记着科源弟弟失踪后,全家总动员到处寻找他的下落。派去厦门您内兄家的人说没看见科源,专程到武夷山返回的人说也见不到科源踪影。这下我们慌了,怀疑是否被无良民警弄死在派出所,然后谎称逃脱?但无凭无据依靠猜测是无法找到正确答案。等您走后三年,最终喜极而泣得知科源弟弟历尽千辛万苦沿路乞讨到您大哥女儿家里。经过亲人的再三动员、说服教育,科源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来投案自首,关不了多久罚款了事。

欣慰的是,科源被拘前已交女朋友,而这位女朋友不抛不弃等科源,并发誓非科源不嫁。她这样一表态,虽然没钱定亲,也算是未来的准媳妇了。

又过了两年,我去探望婶婶,得知科源还没有结婚打算,问他,科源面露愧色,说靠自己摩托载客一年剩不了多少钱,那一笔庞大的结婚费用,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赚够。我听后心情异常沉重,马上召集庆英、庆兰、庆华三姐妹来,协商科源弟弟的婚事,她们都说手头不宽裕,就算一人拿一点也永远不够结婚费用。我可不管这些,下了死命令,对她们说:“今年国庆节无论如何都要把弟媳妇娶回来!只要你们三姐妹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差多少钱我负责凑齐!”就这样,我要了厦门科源舅舅以及武夷山一个堂兄和二位堂姐的电话号码,希望他们能鼎力支持。

结婚前几天,我从石狮赶回来,问她们三姐妹所需资金是否全部到位?她们说向舅舅借了多少,又向堂姐借了多少,还一再称赞女方通情达理,尽量少要聘金,弟弟这边费用不够的话,庆兰指着她丈夫说:“他负责。”我听了她们三姐妹介绍后,泪水不由自主流下来,特别庆幸庆兰妹妹找了个好老公!

喜宴那天,本来只准备办三五桌谢至亲好友,后来人数不断增加,科庆前妻带着您的孙女来了!厦门娘家的人也来了!武夷山老家兄弟姐妹们一个不少赶来了!还有附近村民每家都派人来向科源庆贺!于是婚宴改为在县城南门天宇酒家进行。

散席后,在清点所有来客贺礼时,我这位管账先生算来算去,竟然少了三百元!叔叔,我好惭愧啊,这三百元数目虽少,却几乎把我的颜面丢尽了!很自责也很内疚,所以始终开不了口向您汇报。叔叔,您能原谅我吗?

“ 喂,你是怎么开车的?”一声断喝,把我从沉思中惊醒。若不是摩托开的很慢,差不多就要出事故了。而南门大桥新村就在眼前,到底去哪里寻找婶婶呢?问了很多位伯伯叔叔阿姨,甚至年轻小伙子以及姑娘们,都以摇头作答。也许婶婶不是租住在这里,也许搬到科源岳父母家寄宿,看来,我这箱苹果……哎,扔到塔山林中小树那里算了。

叔叔,我今天特意来您家拜访,看不到一片瓦,见不到一个人,到底您们连同房屋一起搬到哪里去了?叔叔,您能托梦告诉我吗? (完)                                                                                                   

                                                                                                                                    

                                                                                                                                               2010年3月2日19点31分脱稿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1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