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任华博客

 
 
 

日志

 
 

谁不认识黄沙?请跟我来  

2010-05-02 02:32: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黄沙《清明追梦》

 

 

黄沙的用户头像

                     黄沙的原创: 清明追梦      

 

    “又是一年芳草绿,依然十里杏花红。”又是一年清明节,和煦的风儿,裁剪出点点柳丝新绿,撩起一抹又一抹桃红李白;拂醒满地小草,争先恐后地拱出浓浓淡淡的片片青色;“满园春色关不住”的柔柔嫩嫩,“江天水色万草齐,暖烟晴霭自相迷”。醉人的春色,柔弱得不能启发踏青赏景的一丁点儿欲望,反而触动了岁月也无法风化的伤感之情。谁说“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慎终追远的心境,常在这样的一些时节,苦苦追寻一个属于我的梦。

    如今,已是第四次清明登骊山看望我尊敬的父亲。苍翠绿荫的掩映中,恭敬地献上父亲生前喜欢的食品,再捧上一束圣洁的黄色鲜花,默默点燃祭拜的香烛和一些纸钱,静静地伫立于肃穆的黑色大理石碑前,向父亲深深地三鞠躬。香火青烟袅袅升腾中,往事如烟缕缕重现......

    我清楚地知道,父亲生前最喜欢我。遗憾的是,至今也不能清楚地知道,父亲为什么最喜欢我,是儿时胖乎乎的憨态惹人呢,或是偏爱少不懂事的桀骜不驯,还是性格特像父亲的生、噌、冷、倔呢?我已经无法知道了,只是常常记起小时侯,父亲只要回家,就会用他那粗壮有力的大手,轻轻把我扶上他的脖颈骑跨,大山一样宽厚的双肩,满载着父爱真情。

    一桩小学时的家常琐事,令我没齿难忘。一次,父亲多年的一位农村朋友,带着他的儿子,进城看望父亲来家做客。大人们好久不见,相言甚欢。那基本与我同龄的孩子也不差生,不肯乖乖端坐于凳子上,屋里屋外跑来跑去,一刻不停地跳上跃下,有些顽皮而好奇地东瞅瞅西看看,不时也会靠近我,表示一点同伴模样的亲近。我反倒像一位客人,显得有点儿局促和拘谨。当两位朋友言谈的话题转移到孩子们身上,小孩便机灵地转身抢过话题,说话的闸门一下打开了,操着浓重乡下土话的稚嫩口音绵绵不绝,条理并不十分清楚地描述着他所知道的和熟悉的世界。耳闻了许多农村有趣的新鲜事,也有一些我所不屑的。大概是出于无知,亦或是幼稚作祟,冷不防顺口模仿起他的乡土口音,依依呀呀地插话学起舌来,嘻嘻哈哈地嘲讽讥笑,顿使天真活泼的他愕然语塞,怯怯地拥进大人的怀里,黝黑的小脸涨得通红,忿然的眼神有些迷茫。我的鲁莽举动立刻遭到父亲严厉地制止和斥责。“娃娃耍哩,没事!”虽然叔叔一再极力袒护,父亲仍然怒不可遏,面有愠色,原本和谐而其乐融融的气氛,瞬间降至零点,陷入尴尬的僵局。从我记事的时候起,父亲从未动过我一手指头,也不曾冲我高过声。这样严厉的训斥,是我平生绝无仅有的第一次,却也竟成了一次“绝唱”。从没有受过这般“羞辱”,习惯了溺爱的微笑,我呼哧呼哧地负气甩出一句鲁莽顶撞的言语,怀揣满肚子的“委屈”和一腔鼓鼓的“怨恨”,撅着小嘴忿忿离去。平日里,街坊邻居们常说,父亲偏爱我,在兄弟姐妹中最疼我,但此时难以消弥的怨恨直冲脑门,固执地认定,那只不过是个“真实的谎言”。

    许久以后,聆听老师讲授过叶挺将军的《囚歌》,铿锵激昂的诗句,犹如人性尊严的呐喊,回荡于心。后来目睹了文革的“疯狂”,父亲的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受到肆意践踏。“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也亲身体验了“狗崽子”的尴尬和屈辱。时至今日,尚不能忘却曾经的恶作剧演的那出“滑铁卢”。每每及此,感慨之余,也似乎悟得了尊重的意义。古人云:“仁者必敬人”;“爱人者人恒爱之,重人者人恒重之”。尊重他人其实也是对自己的尊重,是做人最基本的伦理道德基础,正如法国哲学家笛卡尔所言:“尊重别人,才能让人尊敬”。华年流逝,阅历渐长,再回首时,有感人之尊严,乃是每个人最为重要的相同的性灵,弥足珍贵,也终于彻悟了生命、自由和尊严之雄浑、悲壮与厚重,懂得了尊重的分量。那桩儿时的幼稚浅薄之事,已经悄然在我心中深刻一道恒久的划痕,深深地埋下尊重的种苗,潜移默化地累积融铸成“士可杀,不可辱”的价值取向而固化于心。   

    人生如白驹过隙,五十余年弹指间。青丝日渐露白的旅程中,当我在曲折崎岖的山路攀爬,有人鼓励和帮助,给我前行的勇气和力量,是一种尊重。当我工作和生活遇到挫折或困难,有人指路和伸出双手,给我方向和信心,是一种尊重。当我稍有点滴的进步和成绩,有人为之喝彩和鼓掌,给予赞许的微笑,是一种尊重。父母的宽容、妻子的理解包容和朋友的不离不弃,更是一种尊重。尊重是一种品格,如山涧澄澈甘洌的潺潺清泉;尊重是一种修养,如缕缕温柔和煦的春风;尊重是一种人格,如清秀而庄重的大山,不卑不亢,不俯不仰......我无力尽善尽美,也不能完美无缺,但我可以从尊重中汲取养分,不断完善自己的心智,健全自己的人格,学会真诚、宽容、正直和善良地认真做人做事,健康快乐地生活工作。父亲教我学会尊重,感恩的心使我愈发觉出自己的无知和浅薄,也更加怀念真爱着我的父亲。

    清明时节,父子相聚难相见。多少个难眠的晨昏暗夜,思念牵着我执著地寻寻觅觅,追寻梦中的相聚言欢。渴望父亲再次呼唤着我的乳名,再陪父亲去看一眼他熟知每个角落的厂房车间,听听那机器的尽情轰鸣、悦耳地歌唱;再双双骑单车重回故里,体验一回走亲串户的愉悦,道一句珍重,问一声安康;再去古老而具有神话传奇的泾河之滨,登上南塬,望一次“泾渭分明”的自然奇观;再次踏进这“水深土厚”的黄土地,感念一草一木的眷恋之情;再同走一次脚步熟悉的街巷,还有那临街眼熟的每一扇门窗;再回城里深巷中的老屋,如今已经换了新模样,大门徐徐为父亲洞开,房间洁净敞亮;更想再尝一次父亲掌勺炒几个拿手家常菜,斟上一杯醇香的陈年佳酿,与父交错浅酌,共享阖家团聚的幸福时光......孰知“聒碎乡心梦不成”,每每入梦,总是禁不住热泪沾挂枕旁,泪花击碎梦境,惊扰了我的父亲,惊醒了我的梦,难以再眠。“往而不可追者,年也,去而不可得见者,亲也。”往事飘散的碎片纷纷而来,任由岁月将之堆积成如山的凝重,凝聚成质朴、厚重的父爱。为真挚的父爱,我甘为这思念追梦一万年,愿灵魂与共,血脉相承,亲情永恒!

    骊山凝神,渭水流觞,阴阳两隔,泪雨沾裳。逝者已矣,孜孜追梦,已是昨日黄梁奢望;来者可追,惟愿生者珍爱生命,感恩生活。

        

         (黄沙2010年4月5日草于西安/2010年4月8日定稿)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