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任华博客

 
 
 

日志

 
 

我家那条狗  

2010-05-07 11:51:5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农历正月临出来石狮前几天,俺被领导指使去施肥,而她自己上班赚钱去了。堂堂男子汉被女人管的团团转,不知各位仁君感觉如何,俺可是委屈的快要哭出来了。嗨,谁叫俺从娘胎一落地就注定一辈子被别人奴役呢?看来只好认命了。去就去,大不了辛苦几天,俺就出外打工,领导想管也管不着,您们说是吗?而且俺在制衣厂里老板怵,工人夸,孤傲的可以。工作量虽大,每月至少可以允许从吝啬的老板金库里拣35块刻有伟人头像的铜板,给俺家领导干活,那是白干,还要倒贴肥料钱。

当俺发完牢骚动身,前脚刚走,小虎就撵着跟了上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条几十斤重的跛脚狗随我上山,遇到陡坡,我还能抱得动牠吗?

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上山施肥,牠还是俺领导捡来的一只黄毛小狗(不知被哪位无良家伙打断一条腿,距离蹄趾约三寸,骨头断了,但还连着皮),只要我跨出门口一步,牠就马上摇尾晃脑显得异常兴奋,一瘸一拐亲昵跟着我身后寸步不离。那次收工回来,我发现牠伤口不断渗出血来,就爱怜地把小虎抱在怀里随我下山。

后来家里装修房子,我回去一趟,牠的伤口已经化脓,肿的有两条腿那么粗,于是我到村私人医疗所买来两瓶药膏,涂抹在牠的伤口上,并用碎布包扎,归厂时还特别交代领导好好照顾牠。随着日出月落,稀里糊涂过日子中只要与领导互通电话,免不了问小虎的病腿好了没有。如果偶尔关心一下小虎倒没什么,每次都问,麻烦来了,领导一怒之下,心里想,妈的,我调到你家当领导兼保姆整整二十六年了,虽然没有聘书证明我是你什么人,可从我肚子里贡献出一女二男,壮大你家人丁,不敢自居劳苦功高,九千四百九十多天无怨无悔辛勤劳作,难道都不值得你问候一声,偏偏那么怜恤小虎,老娘去叫援越老兵把牠宰了,看你这个老头还小虎长小虎短么? 也该小虎命大,趁孤寡老兵抓牠下沸腾的滚水时绝命反击,迫使老兵捂着咬伤的手退到一边,小虎借机挣脱缰绳跑回家躲起来。

如今小虎已经长成一头待字闺中美母狗了,那条伤腿依然肿胀,从伤口处可以清晰看见骨头,甚至红红的血丝。我欲把伤口下的那三寸包皮骨头用剪刀咔嚓掉,总是下不了手,而牠又一刻闲不住,只要陌生人经过,就像剑一样射出去让人胆颤心惊,虽然忠于守职,却把过往路人都当成贼,这就是牠不对了。特别是三更半夜时不时来几声急促的狂吠,顷刻间划破了寂静的长空,传入左邻右舍寝室久久不肯撒去,搅得周围大人小孩不得安宁。我想,如果真的来了行盗高手,尔等狗们不死既哑,偷光了农户所有值钱的家什,恐怕还没有一个人发觉,因为“狼来了”这个典故早已家喻户晓。

牠今天非要跟着我上山,怎么办呢?以前每次走的时候都要骗牠进屋,然后关门了事。可这回失灵了,牠聪明得很,只要我一靠近牠,牠就摇着尾巴避远一点,试了几次都不行,我不得不放下锄头,进屋躺在床上想对策。过了一会儿,我从门口伸出头看看牠在不在,而牠倦伏在走廊上闭目养神哩。我蹑手蹑脚走到厨房弄些狗食,唤牠来吃,这一招还真灵,牠马上一颠一簸围着我身边拱来拱去,我瞧准机会把牠留在厨房,并交代母亲等我走远了再放牠出来。

于是我肩扛锄头上挂着的中午便餐,知道百来斤重的肥料领导前一刻已雇人绕道从别处运进果山。尽管她屡屡夸奖我骑摩托车技术达到了国际一流水平,上山时还向她三请示五汇报,陪不尽笑脸说不完好话,软磨硬泡,就是不肯批准我一展飞车独门绝技,虽然手痒难忍,也只好从弟弟的屋角拐弯处徒步启程了。

沿路上满山遍野到处都是果树,只见绿叶,鲜有一粒粒豆大的嫩果挂满枝丫间,有的甚至颗粒全无。正当我一脚高一脚低踩着小径中青翠欲滴的没膝高绿色野草向目的地挺进时,无意间瞥了一眼身后,隐约看见不远处草丛中时不时露出毛茸茸的黄色动物匍伏着向我慢慢靠拢,我一停下脚步又不见了。如此反复数次,我终于明白了,肯定是俺家那头跛脚狗在我离家20 分钟左右母亲把牠解禁,牠就用鼻子闻着我留下特有的气味悄悄跟来,我喊了一声“小虎”,牠才欢快地摇着尾巴快速趋前。我蹲下身,用手抚摸牠的头,再碰碰发烫不肯消退的肿脚,然后仔细观察伤口,恶臭难闻的脓汁倒没有,断裂的骨头处白里泛青沿着周边印有一丝淡红的血迹,连着半边皮肤残留下的蹄子干瘪僵硬犹如两小块并列的光滑墨色宝石,只要抬起伤腿,就会钟摆似地来回不停晃动。

小虎历经了一年多的伤痛折磨,在伤口得不到有效治疗而又无法痊愈的情况下,依然乐观面对生活,哪怕早夕相处的人类群体都瞪着鄙视的眼光嘲笑牠,牠仍然顽强活着下去!仅这一点,就足以让我心生钦佩和爱怜。“走吧,小虎,跟前百米长的石级陡坡算得了什么?”牠听了我的号令后,一下子跑到前面去,一纵一蹿眨眼工夫就到了坡顶,站在上面伸出舌头得意欣赏着主人气喘吁吁慢慢往上爬。如果能讲人话,肯定还会说:“哼!去年阿拉小,腿又受伤,主人心肠好帮了大忙,阿拉记得,现在长大啦,即便再陡的坡,阿拉如覆平地也。”

到了坡顶,欲宽衣解带凉爽凉爽,却吹来了一股山风。极目远眺,大樟溪对面耸立着连绵不绝的一座座大山阻隔了我的视野,往左边瞧去,小小的山城密密麻麻全是新盖的高楼大厦;前方脚下,那可是老毛时代全县最有名的水利工程,农业学大寨的强劲东风刚刚席卷神州大地,就掀起了一场浩大的拦溪截流--引水上山--改州换田的全民运动,随着运动的深入,彻底消灭了资本主义,连家家户户一盏油灯的落后照明器材也从此销声匿迹退出了历史舞台;右边,一弯清澈溪流顺着两山最底处的谷底时急时缓与闽江水汇合涌向了大海。这就是我的家乡,也是小虎的家乡,有着太多难以割舍的情愫一直萦绕在我的心间,不管行艺何处,我始终无法割舍下这里的山山水水。我拍拍小虎的脑门,说:“走,再前行十分钟就抵达俺任氏祖籍古厝遗址,记住,往左拐,沿着窄窄的古道很快到了主人挥汗如雨的干活地方。”

小虎一挨近果园,忙着追扑低飞的小鸟,我且开始挥舞着不大听使唤的锄头给果树施肥。施肥其实很简单,只要在树的周边挖一道浅浅的沟,然后勺一小碗肥料均匀撒去覆盖上刚挖出的土即可,麻烦的就是每年都要铲除果园中疯长的杂草。老天爷今年对俺家领导特别眷顾,只要我不小心碰到低垂下来的树枝,密密匝匝的一个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就会呵责我:“再碰,咱哥儿们全跳到地上风干,让你晚上跪搓衣板。”而隔壁果园青梅树健壮高大,叶茂枝繁,仅稀稀落落结一些丁点儿大的果子在那里显摆。虽然每个人都想奔小康,老天爷偏心眼,谁也没办法。

我这个人脾气有点倔,不管做什么事情,手头上的活必须干完才肯休息,这不,日头早已偏西,才感觉到肚子饿,“小虎,吃饭喽。”话音刚落,小虎瞬间就到了我的面前,眼神流露出非常温顺的样子。我解开装便饭用的百宝袋,掏出绿豆饼、罐头可乐以及鸡腿等,全部摆在地上,任由小虎挑选。小虎呢,憨厚地瞧着我,摇摇尾巴,没有主人的命令,大概牠是不敢随便乱动的。于是我把鸡腿让给了牠,自己吃绿豆饼配可乐。突然间小虎把叼在嘴里的鸡腿扔掉赴向我的身后,我扭头一看,惊得合不拢嘴,毛发根根竖起,一条略比罐头小的花斑蛇正仰着头吐出芯子向小虎挑衅。我虽胆怯,大敌当前,也壮胆拿起锄头向蛇挥去。蛇一看偷袭我不成,又寡不敌众,马上落荒而逃。小虎不依不饶,边吠边追,大有不把对方消灭掉,誓不罢休的英雄气概。我怕小虎势单力薄,不是蛇的对手,急速招牠回来。

很多人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我何止怕十年?只要瞧瞧右腿脚面,那紧挨着六七个指拇宽的紫色疤痕,就是时隔四十年前毒蛇咬后溃烂的伤痕。如果今天小虎没有跟来,后果不堪设想。我越想越怕,环视四周,总疑心那条蛇就蛰伏在附近草丛,伺机而动。再抬头望天,早春的太阳说变脸就变脸,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看来这里并非久留之地,还是趁早离开的好,免遭不测。我感激地对小虎说:“你是主人的救命恩人,鸡腿全归你,吃吧,吃完了就回家。”而且回家后还要好好犒劳小虎,并且从今以后善待牠!

是的,要好好善待俺家那条狗!

                                               

                                                                                                                                               2010年5月7日11点58分脱稿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2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