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任华博客

 
 
 

日志

 
 

但愿虚拟的谢师宴能成为现实  

2010-07-17 06:17:41|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我在网易博客求学快一年了,眼看就要通过考试,心里忐忑不安,这都怨俺平时贪玩,逃课成了家常便饭,期末考,每道题十有八九打叉叉。为了怕丢尽这张老脸,俺偷偷跟人家学现时下最流行的潜规律,准备设宴招待所有老师,还有……(暗箱操作的东西,得在桌子底下进行),请他们来共聚一餐,叙叙师生之谊,这样,他们大概就不好意思给俺考卷评不及格是不是?

      巴林的用户头像 现在,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巴林先生(林其强),理着一头短发,五官端正,饱满的额头下一双慈祥的目光,温暖了无数个受惠于他帮助过的人的心;他,勇于挑战自我,又虚怀若谷,堪称是个性情中人集智慧于一身的知识分子形象。开博之初,他经过温永渊先生介绍,礼贤下士自动联系上我,我才远距离正式认识这位表哥。而他还是林中小树念初中时的代课老师,现在是福建省福州市马尾党校教授。我建房之初,巴林先生时任城关公社(现改为城峰镇)助理书记,通过他的关系,我家领导拿到了当地运输木材通行证,于是便在她盖洋娘家买了一批优质木材,以至于后来我大男孩去马尾某工厂当门卫也是他介绍的。吃了皇粮念念不忘远亲近邻,在所有亲戚中唯有他最热心也。

      林中小树的用户头像 第二位就是林中小树了(曾苗祥),福建省永泰县春香五金小店副总兼柜台员工,看他两手叉腰一脸灿烂的喜悦模样,远远望去,山泉老师还以为他刚三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呢。我与他认识将近三十年,现实生活中唯一的挚友。他这个人是个十足的谦谦君子,与曹操相反,宁可人负我,我不负别人。五十大寿那年,不知有多少人认为是聚财的好机会,而他则通知所有亲朋好友,声称店小容不下众人,免遭路途辛苦来了露宿街头。当然了,这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至亲的六大姑七大嫂对于人情世故比他懂得多,先后不约而同抵达他前几年开在福州逼仄的小店铺里。事已至此,他火速告知还没来的人,某日定当返回永泰筹办酒席谢众亲。生日那天,我从石狮赶回参加他设在永泰天宇酒家的宴席现场,饱餐一顿后,捏在手里的一点点贺礼竟然没有人要。他把我拉到餐厅门口悄悄告诉俺:“一律不收。”这就奇了,闻所未闻,哪有免费白吃的道理?如果他是有钱的主儿也就罢了,当年他至少还欠人家十多万元巨债!如此奇男子,罕见也。

       wenyy的用户头像 第三位便是温永渊先生(我妻子的养母弟弟),家住福建省永泰县洑口乡。照片中的小孩是他的侄儿。他少年时初考曾获得全学区第一名,升入高中,在全班同学中,个子算比较高,座位被安排到教室最后面,由于视力下降与左边耳疾等原因,老师授课时视力、听力受到严重挑战,结果十年寒窗,大考临阵逃脱。虽然十多年前有来石狮与我共事过一段时间,由于私人企业发展的快,倒闭的也快,终因工作不稳定,到福州他表哥那里寻求发展。当日本设在福州NEG公司产品滞销,人去楼空后,便加入了浩浩荡荡的失业大军队伍,过着没有任何保障的清贫日子。凡拜读过他文章的人都极力推荐,这样才俊拔尖的人屡遭残酷的现实生活不断排挤,除了叹其不幸,我还能替他分担些什么?唯有怜其才了!

       泉水清纯、燕妮、瑛瑛、朵儿、奥若这五位都是从巴林先生博友网页中聘请来当老师的。开学初,本来想每位老师单独写一篇博文,由于上班时间无原则超长,只好放弃了这种想法。

            泉水清纯老师的精品佳作:母亲之歌   - 任华 - 任华     清纯老师是湖北荆门人,在《历经数载,我终于找到了延年益寿秘诀》此篇习作里已经提到过,这里就不用介绍了。

       燕  妮的用户头像 接下来,再介绍燕妮老师,她是河北石家庄人,国家公务员。年近五十的她,穿件黑白相间大红花色点缀的上衣,梳着一头少妇发型,侧着脸,美目顾盼自如,微启双唇,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的多。我第一次去燕妮老师那里,就被她一篇博文吸引住,文中写道:“当我带着笑脸,怀揣诚意一家一家的串门,一户一户的回访时,总能发现个别的朋友在限制自己的博客,也就是说他能来你这里参观,遛弯儿(咱就别说学习了),可是当你回访他的时候却被无情的拒绝门外。燕妮做事一贯严谨认真,遵循礼尚往来,他来我处探望 ,怎有不去回访的道理?所以我借用春节晚会蔡明小品里的一句话:‘为什么呢?’如今人们都在讲和谐、平等、公平。朋友,你为什么要给我造成这种不礼貌,有来无往非君子的感觉呢?让我倍感失礼,你这种怪怪的做法甚至让我猜想这位朋友怎么啦?病啦?受到挫折了吗?等等。你的博客只给你的好友看吗?那你就应该去你的好友那里呀?假如真是那样,我想在此谢绝您这样高贵的朋友,请止步吧,别再来寒舍了!”(文章略有删节)

等我拜读完这篇博文,觉得燕妮老师个性鲜明,才有了拜她为师的念头,后来在她去年9月4日写的一篇博文里,我才正式在评语里告诉她:“我刚在您2008年7月5日写的那篇日志里留言过,在这里又唠叨几句,让您见笑了。我惊讶的几乎合不拢嘴,您的文学功力非一般常人能达到,确实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若不嫌弃的话,我一定一定拜您为师!尽管我年长您几岁,并且还是个电脑文盲,但拜师已成了我刻不容缓的第一件要事,您肯垂青传授我么?我期待您的回音。”回音倒没有,因为她惜墨如金,在回复所有评论,最常用的就是:“你好”,或偶尔用“欢迎常来”四个字。自从去年9月15日写了最后一篇博文后,不知出于何故,再也没有看见她动过笔了,甚为惋惜。

      瑛瑛的用户头像  这位是瑛瑛老师,广东省广州市人,国家公务员。身材偏瘦,一头披肩秀发随风乱舞,白皙的脸庞上洋溢着青春活力,美目如电波、一碰即刻仿佛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直袭胸口,恍惚间,辨不清东西南北,醉倒了无数公子哥儿们。她稍比泉水清纯老师小一岁(个人资料里写的岁数,真实年龄就不清楚了),两人都是高寿,且容貌才识同样光彩夺目。到了她那儿拜访几次后,知道她是个用情很深的人,博文中一而再,再而三描写思念中的那位心上人,让人动容。记得有篇博文描写某位妙龄女郎外出办事,路遇一位风度翩翩的美男子,瞬间回眸,电倒了对方,在以后数次不经意的偶然相遇中,终于擦出了心灵火花,互相爱慕,由于双方都是当地颇有名气的人,顾虑重重,最终藤断丝连,欲罢不能,于是乎发出了内心的感叹:我该怎办?“我该怎么办?”以我个人的见解,网上异性交流,纯洁的不能再纯洁了,一个在天边,一个在海角,即便想手牵手在伊甸园里散步,还要看梦肯不肯成全。后来上海有位泥泥先生还跟踪追到我这里争宠呢。他对我说:“我更喜欢莺莺。”我去了他那里欣赏了专门为莺莺老师制作的精美画框,并配上西厢记里莺莺说的话,不得不承认泥泥先生确实比我更有资格喜欢莺莺老师。网络虽虚拟,真情却存在。真心祝福他们俩友谊长存!    

     朵儿的用户头像  朵儿老师是湖南省东安县人,现被广东深圳某公司聘为销售总监。当初她上传的相片不是这张,整个儿都市靓女打扮,慑人心魄,我想巴林先生是党校教授,印象中应该是位严肃的学者,想不到他也挺浪漫,与社会上的各色人等都有交往。同样出于好奇,偷偷拜访了她。后来引用到我博客里的《心灵驿站》并不是她的代表作,藏在我私人日志里的《醉里红尘,谁能解我情衷》和《那场风花雪月事》这两篇佳作,比公开发表的那篇还更好。她是个敢于写自己的人,这点极为被我看重。像她这样有才华的知识女性,只因被情字折磨的元气大伤,意志消沉,如今年到四十了还依然艰难跋涉在崎岖的情路上奔波。

   大顶山泉的用户头像    大顶山泉老师是河南省郑州市人,某名校幼教园丁。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她先来拜访我,然后我跟踪去了她那里。而她那篇力透纸背的散文诗:《爱上你是我的歌》一下子就把我俘虏住了,如果不把她列为老师人选,那真的是一大损失。我还曾经对林中小树说过,十一位老师中,山泉跟我最投缘。其余的已在《叮咚,静夜听雨快来救救我》这篇习作里面做了比较详细的介绍,此处不赘。

小山可月的用户头像 这位是小山可月老师。陕西宝鸡人。看她的个头,起码有海拔168cm以上高度,眉清目秀,大美女一个也。我是在回访山泉老师时,从博文评语里瞧见她们俩一唱一和,加上昵称一位是大顶山泉,一位是小山可月,绝配。人不但长得漂亮,下笔如有神助,常常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写得相当流畅、大气。美女加才女,于是,我毫不犹豫就把她聘为第一任老师。期间,我还跟她有过几次小小的误会,真的叫做不打不相识,在打打闹闹中反而使我们的友谊更加牢固。老师,来握握手2010年06月23日 - 任华 - 任华

奥若老师今天缺席了,为什么缺席?自从去年她过完生日后不久就关博了。关博的原因大概是在她生日那天,以为在忍受了漫长岁月的情感熬煎后,会突然出现她渴望见到的那个人。结果,不请自来认识或不认识的,多的数也数不清,唯独没有见到她想要见的那个人!这对于她来说,打击实在太大了,精神一旦崩溃,哪有心情打理博客?不关才怪。不然,以奥若老师的才气,日访问量高达几千上万人,完全很有希望成为名博。她的突然消失,对于成千上万奥若迷来说,是一种无法弥补的损失。

雪子飞扬的用户头像最后一个来的这位是山东威海市的雪子飞扬老师,集编辑、作家、选稿人为一体,身兼数职。图片中两位武术爱好者我不认识,是她作为个人资料上传相片用的标志。她能成为我的老师,完全是个意外。记得当初我去回访她时,被她空灵飘逸的文字所迷醉,为了便于日后到她那里学习,非常诚恳邀她加我为博友。然而我的诚意得不到任何反应,就被她毫不客气拒之门外。而当我在林中小树(雪子飞扬老师是我推荐给林中小树)博友网页中见到她时,那种被人瞧不起的感觉,让我难过了好几天。

大约过了两三个月,她又来拜访我,当她看到“近期心愿”老师里面有她的名字时,太出乎她的意外了,心情激动时便在留言里写下了感慨的话。由于我认为不方便在自己博客里回复她,就到她那边提笔留言:原来十位老师中没有您的名字(因为认识您之前我已经选定了老师的人数),后来被苗祥换上您,而他自己的名字则删除去,我发现后,就在近期心愿的后面用括弧注明:“雪子飞扬虽然是我敬重的老师,但您总不能把自己的名字删掉换成别人的是不是?这里是我的地盘我做主,可别再乱改哟。而且我总不可能年年念一年级,如果把所有知识水平比我高的人请来一年级当老师,一年级毕业了,老师去哪里找?现在只好委屈学子飞扬老师了,还不知道她愿意不愿意。”前天您过来,我才惊觉,近期心愿又被苗祥动了手脚。呵呵,他“做贼心虚”,把括弧里的文字全部删掉后,前面写的十位老师没改,应改为十一位才对。

就这样,我终于得到了雪子飞扬老师的认可,第二次邀请她时,很快就得到了批准。说到此,顺便罗嗦两句,前个月,我到瑞雪仙子那里回访,看见她大发牢骚,说有的博友如何如何,手起刀落,砍瓜切菜一样,片刻功夫,博友人数减少了一半。有个叫自由神鼓励她要毫不手软继续砍!我好奇心大发,问他:“如果您的博友人数没有超过一百人,我过去加您为博友。”结果也被自由神拒绝了,后来他虽然有来我这里拜访,但我已经把他视为陌路人了!心里想,即便他加我为博友,我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就把他开除掉,真正做到如他所言:绝不手软!

介绍完毕,您们几位老师互相认识一下,有河南河北的,也有湖南湖北的,还有山东广东的,五百年前也许我们是一家人,五百年后欢聚一堂,并且都这么巧合聘为我这个求学心切的迟暮学子的老师……好了,不说这些,请入席吧,边吃边聊。小树,您今天也是大半个主人,先拿一箱啤酒来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还有矿泉水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虚拟的谢师宴 - 任华 - 任华

“华兄,不大合适吧?在大众面前开席,这,这,咱们还是进雅厢里坐。”对呀,我一高兴什么都忘了,还是深交多年的朋友管用,于是乎我们鱼贯而入走进了包厢……。

史无先例的虚拟盛宴,虽荒唐,却也殊为不易,如果当真请您们来福建,把虚拟变为现实,把不可能变为可能,您们肯光临寒舍吗?尽管本人收入不丰,但……一些不便言明的话儿,还是不透露的好。

                                    

                                                                                                                                   脱稿于20010年7月17日凌晨6点 17分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2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