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任华博客

 
 
 

日志

 
 

静夜听语想干娘了  

2010-07-28 03:0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静夜听语《忆干娘》

 静夜听语的用户头像

 静夜听语的原创: 忆干娘

       写在前面:也许是童年经历了太多苦难的缘故,我在潜意识里一直拒绝着年少时的记忆,甚至保存完好的初中日志,我都没有勇气打开再读,害怕心底早已结痂的伤口再度被掀开,但有些人有些事早已刻在心底,又岂是时间能抹去的?

       今年的母亲节,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和老公一起陪婆婆游了望儿山。在那点点飞落的雨丝中,我的眼前不断浮现出干妈的影子,不知为何这几日愈来愈清晰。今夜,静静地孤守在夜的一隅,缓缓打开尘封已久的记忆闸门……

       小时侯的我体弱多病,患有严重的支气管哮喘,春夏还好,秋冬是我最难熬的,差不多每天都在打针吃药。母亲找瞎子算命说我难养,要认个干妈才会好。干妈的人选并不好找,一是要属相相合,二是这个女人必须是风流之人(也就是人们所说的乱搞男女关系的“破鞋”之人),试想有这样诡异的说法,谁还会愿意给人当干妈呢?奶奶托了许多人,跟人说了许多好话,才终于为我找到了干妈。

        记得是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吧,一个礼拜天我拿着母亲为我准备好的“四样礼”,正式登门拜认干妈。干妈个子不高,黑黑的,热情开朗,嗓门很大,不拘小节,头一次见面就笑着冲我喊“我白捡了一个亲闺女养老,多划算呀,还拿什么东西?”我怯怯地小声叫了一声“干妈……”。干妈嗜烟,几乎烟不离手,她最宝贝的东西是一个木制的旱烟匣子。干爸在电业上班,人很好却嗜酒如命,几乎每天都喝得醉醺醺。家里家外的活计几乎都是干妈一个人操持,还常常遭受干爸的拳打脚踢。

       干妈一家对我都非常好,干哥比我大三岁,干姐跟我同岁读一个班,干弟比我小三岁。认了干亲之后,我的童年生活从此多了一缕阳光,我品尝到了被关爱的幸福,干姐干哥在学校里处处帮着我,班级里有劳动干姐抢着帮我做,学校参加劳动,干哥帮我做,家里做好吃的,干妈一定会让干姐叫上我,干妈的亲侄女背地里常常抱怨呢!

       说也奇怪,认了干妈之后,我的身体状况渐渐好转,上初中以后,哮喘再也没复发过。心存感激,每年的端午节、八月十五、春节,我都会带着母亲准备好的礼品去干妈家串门儿,直至我结婚生子从没间断过,即使上大学期间不能回家,母亲也会让父亲替我把礼品送达。而干妈虽然自己家境贫寒,但每年都会给我压岁的红包,是我童年唯一可以收到的红包。参加工作之后,干妈过年照例给我压岁钱,无论我怎样拒绝都没用,每次推来推去我还是得接受,干妈的理论:“你无论多大,在我眼里都是孩子,都是我的亲闺女,钱虽不多,却是妈的一份心意,等我老了,你再给我钱花。”我做了母亲之后,干妈就开始转给我儿子压岁钱,即使我不带儿子去给她拜年,她也会千方百计把钱捎来。

       干姐小学没毕业就辍学了,早早结婚生子。结婚那年春节送我一双当时很时髦的尼龙袜,那是我收到的最珍贵礼物,我却因上学连她的婚礼也没能参加,至今还耿耿于怀。我读大学时,干姐患了一种很严重的眼疾,虽全力治疗,但还是瞎了一只眼,另一只保存下来,却视物模糊。偶然一次听到乡亲们闲聊,说干姐眼瞎是因为我这个干女儿命硬,克了干姐,“抢”了干妈给自己女儿的福泽。再后来,我总感觉除了干妈对我依旧实心实意好外,干妈家的其他人似乎都在有意无意地疏远着我。

       不管谣传是否可信,我在心里一直觉得亏欠干姐的,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报答干妈。参加工作之后,每次回老家,我都会带着礼物去看干妈。干妈在背地里逢人便夸我,显摆着我买给她的每一件礼品,说比自己的亲闺女还孝顺。干姐的家庭条件不是太好,很少给她买东西,相反还要干妈常常接济她。每次我进了干妈家的村子,许多村民都特意跑出来看,对着我指指点点,耳边不时飘来赞美之词,都说干妈认了个孝顺不忘本的干闺女,在城里医院当大夫,一点儿架子也没有。

       二00二年五月份的一天,我刚去上班,一个要好的同事就告诉我:“你干妈昨天来找你看病,你不在,我请内科主任给看了一下,诊为心脏病,心肌缺血很严重,她却拒绝住院治疗,开了几天药回家输液了。”我在心里打算着等休班时回去看看她,谁知我刚下夜班,就接到母亲的电话:“你干妈昨天过世了,没给你信儿么?你怎么还没赶回来?已经拉去火化了!”干妈不在了,谁还会想起我这个干女儿呢?我匆匆赶回去的时候,干妈已经化为了一盒骨灰,我连干妈的最后一面也没见到!我跪在干妈的灵前,泪流满面,却没有放声恸哭,再也没有机会报答干妈了!后来母亲告诉我,干妈输液几天好转,就舍不得继续用药了,说一个吊瓶抵得上一袋子白面呢,这还不算,还自以为好了忙着去地里栽了一天地瓜,结果晚上就走了。

       干妈如今离开人世,已经整整八年了,但她曾经给予我的殷殷慈母般的关爱,早已刻在我的心底,我将铭记一生,温暖一生,感恩一生!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1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