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任华博客

 
 
 

日志

 
 

在路上(终于来到了歇脚的驿站3)  

2011-11-13 04:15:54|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路上(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 任华 - 任华

在路上(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 任华 - 任华

                                                                              图片来自于网址大全

 

拿到了有史以来赚最多的一笔钱,甭提心里有多高兴,看看走路带劲的样儿,就知道钱这个东东是真正医治穷人的良方。眨眼之间苦相不见了,古人言,人换衣裳马换鞍,我倒是兜里有币脸换装了。

第二天吃罢早饭,我兴冲冲地沿着厂前右边尚未装修完工的狮城影院围墙边走去,到了丁字路口,去农贸路旧影院那里,虽然刚来时有看见修表店铺,却不见我表伯。往偏东南方向,民生路还未曾涉足过,尽管是早晨,人还是挤得水泄不通。本来可以并排行驶两辆车的路面,被左右两边各家店铺货物占领,只剩下单行道,小车根本无法通行。莫非这条街就是古往今来闹市中心?若不是今日主要任务是找人,肯定会沿街慢慢观赏。现在只好收起猎奇心,随着蚂蚁似的人流挪动。不知不觉挤到了街的尽头,环视一下四周,左右两边各有一条石板铺成的小路往前延伸,斜前方也有一条下坡路。走了半天,终没搜索到我要寻找的目标。

就这样,我的脚后跟停在一块雕刻的辨认不出啥模样的石头旁。恰好有一对中年男女从我身边信徒跪拜的亭子里走出来,那个男的指着我身后被岁月侵蚀的斑驳陆离雕石说:“石狮的名称来源就是这头狮子。相传隋代此处有一风穴,故名凤里。建有石亭,旁立一对狮子,名曰石狮亭,商旅往来,以石狮为标记,时间久了遂成惯称。”我好奇心大起,转身目视那头石狮良久,才感觉出这块简陋的石头平顶下一双凸眼和三角鼻、嘴巴裂开深陷呈一字型横穿两颊,有点像石狮又不像石狮。古代的石匠雕刻水平大概只有这么高罢了。无心旁听,却意外获知谋生地的来龙去脉,也算不枉此行。

返回时,放慢脚步,眼睛像探照灯似的从街道两边店铺招牌扫射过去,总算被我瞥见了一间狭窄的照相馆。侧身进去探询,主人以为生意来了,热情招呼。我心直口快,言明不是来照相,而是找人,他的名字叫陈健康。个子瘦小的年轻主人认真审视了我一会儿,答曰:“本人就是,你是哪位?”我喜出望外,告诉他:“我是永泰人,来找表伯,听父亲说表伯大儿子在照相馆里工作,所以……”“哦,我爸在家里,现在上班走不开,请稍等,我去叫一个人带你到我家。”

表弟家坐落在仙足迹新村,左右两边都有一座坟墓,周围楼群林立,唯独他家只盖一层石头房,有两间窄窄的卧室和一个巴掌大的客厅,如果加上进出耳房,总共只有四小间,比我家面积小了一半还不止,大大出乎我的想象。

表伯听说我是他舅舅的孙子,亲热自不待言,还改用福州家乡话与我聊天。他告诉我,解放前为了躲避壮丁携表姆来石狮谋生。以前从事修表行业,后来街道钟表社解散了,一直失业待家。怪不得偶尔到街上买日用品顺便问修表的人,问不出所以然来。

说话间,表姆回家了。表伯指着她:“是个苦命的山里女娃子,你看她走路肩膀一边高一边低,是从小右腿落下风湿病惹的祸。逃荒那几年,她白天扫大街晚上帮人洗衣服,生活过得比黄连还苦。后来转正了,才属于环卫一名正式清洁工。”据表伯介绍,盖这幢不起眼的单层石头房,还是大男孩要房子不要老婆的坚持下,咬咬牙盖起来的。不然,来石狮谋生半辈子了全家人还一直靠租房过日子。

表伯育有一女两男,还有一位从家乡抱养来的女儿,我来时俩个表姐已经出嫁了,小的表弟二十几岁仍然无所事事。表伯说他经常被人利用,邀去打群架,弄得手臂都是伤疤。

而抱养来的表姐,我曾经见过一面。少年时,野性惯了,又经常无缘无故被父亲麻笋干炒肉(挨打),所以才瞒着父亲单独到他几个要好的朋友以及绝大部分亲戚那儿,滚动式的在他们家里做过客。 那年,我先到表伯弟弟家(我表叔,塘前村,距离我家至少三十公里),然后一个人进八重溪(从闽清县绕过来的溪流)姑婆那里。

沿路上荒无人烟,杂草丛生,脚底下裸露出来的沙石一直伴我往前走,肚子饿了,掬一口溪水喝,太阳落山了,才依稀看见一座古厝。近前,从门缝里透出来的煤油灯亮光中,瞧见一位婆婆端坐床沿纳鞋底。我咳嗽了一声,还未开口,虚掩的门咿呀打开,老人吃惊地反问我:“你找谁?”“我,我……找姑婆,她娘家是旗山尾的人。”老人激动地握着我的手,连推带拉请进了屋里。姑婆上上下下看了我几遍,兴奋地说:“差点认不出来啦,你这个兔崽子,又长高了一个头。”

姑婆一个人守着古厝,自耕自食。她见到我,以为是天外来客。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鲜有人来探望她。我与姑婆做伴几天记不起来了,只记得过几日有一对俊男靓女来找她。姑婆告诉我:“这位是你表伯的养女,她此次趁假期携男朋友来邀我去福州玩。”我虽傻帽,也知道该提前与姑婆说声拜拜了。

刚才听表伯说,才知道大表姐上山下乡回城安排在福州东街口百货商店当营业员,自己谈恋爱结婚。表姆则问我想再去那里打工,我如实回答:“不知道。”她说:“今晚先住我这里楼梯口搭建的简易床铺过夜,明天给你问问陈木那个厂有没有招人。”我心里想,这个地方好挣钱,倒不如先回家叫媳妇出来,然后再介绍未迟。于是把想法告诉了表姆,还对她说:“工厂停工,有的人说不定已经搬走了,如果不回厂看看,行李被别人拿去,老板是不会负责任的。”

找到了亲戚,心里自然高兴,以后遇到停工或停厂,就不用担心露宿街头了。不解的是,表伯打拼了大半生,全家还是居民户,日常生活水平只仅仅比乡下人强了那么一点点,而乡亲们还以为高了几个档次哩。贫穷真的是命中注定的么?(待续)

                                                                                                                                                2011年11月11日凌晨4点16分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2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