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任华博客

 
 
 

日志

 
 

致家与乡的一封信  

2011-02-28 04:05:47|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亲们好!当我怀着沉重的心情,无声地消失在故土的一刹那,不由自主地回过头,目送着家乡的背影时,我的心一下子抖动起来,从熹微的黎明中回忆起孩提时代不知疲倦地爬上旗山寨顶,跃过赖头峰巅,用一双好奇的眼睛俯视太原一草一木,无不雀跃而欢歌?如今再眺望对比,怨恨的心情,迫使我止步向前,久久的伫立在樟溪道旁,跌入了痛苦的回忆……

首先,我要诅咒文革十年的文盲教育,同时也应该感谢父亲对我的栽培,如果没有他,也就没有今天写这封信的雅趣。我清楚记得有一天放学回家在半路上与同学打架,竟被严父剥的一丝不挂,用木棍惩罚我,如此野蛮的体罚连续了数年,才使我领略到父亲的用意,但已经迟了,当我再次跨进母校温习功课,一句“没钱供你上学”,毫不客气把我撵出家门,掷向了狰狞的社会……

家,我感到陌生而又亲切,温馨在我心底,唯有哺育我的生母。母亲的影子无时不刻地伴随在我身边,因此我才没有轻生自绝于家庭,才有希望从“山穷水尽疑无路”之中,活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七六年十月。

我欢呼,欢呼的目的是看到了祖国的希望,个人的新生,因而我才带着满脑子的希冀又回到了家乡,不!我是被刚复职上台的支部书记邀请回来协助他工作。然而,不幸的很,如果说十年浩劫是摧残人们的心身,那么,我所希望的新生很快就化为乌有。不知内情的人是难以置信的,但事实是最好的证明,除非我长眠于人间,才会抹去心灵深处永刻着那幕血淋淋的教训!当我还未站稳脚跟,就被掌控实权的大队长一伙人视为眼中钉,他们随便制造事端,硬生生把我狠狠地抛出了乡门……

家乡,你是如此憎恶而又使我深深地眷念,那里有我的亲戚和朋友,还有我的母亲和家址,我岂肯饿浮街头,白骨堆埋于荒坡?我虽然还没有寸功于乡里,但我有一颗赤子之心报答于家门!

浊水悲鸣,拟似为我游子外出逃生而长叹,故园低首,仿佛叫我三思而后行,我啊,我……

一阵微风吹来,拂落了凝在眼眶边的泪珠,才冻醒了我的僵神,我抖了抖躯体,缩了一下脖子,伸出手腕瞧了瞧手表,“啊”,随着一声惊叫,我的苦相顿时从麻木中慌张起来:离上车时间仅差十五分钟,万一今天乘不上班车,那冷漠的滋味又够我受尽折磨了。

还好,在一阵紧跑猛赶,我才冒着热汗直冲进车门,侥幸地落下座位。稍微平静一些,我用手拉下车窗,固执地将头伸出窗外,留恋着一闪而过的樟城春景。那触景生情的联想,又把我带到惨遭撵走后的遭遇……

一个身材猴小的人急冲冲地踏进家门,迫不及待向屋里人发问:“自行车呢?我要用自行车。”

“哎哟,姑父,甚么事把你逼成这个样子?”

“你们还不晓得?任华在外处境不佳,拍电报叫瑞英(姑妈)汇款三十元寄去。”

“……”屋里沉默无声。

“我本来不管闲事,只因他是我老婆长兄之子,岂有袖手旁观之理?”姑父滔滔不绝地说着。于是,关于我的不幸,仅仅几分钟时间,便敏捷地传开了。恶人们快活地扯开丧脸:“没出息,还不如趁早死掉,免得有损于乡村名誉。”母亲无不牵肠挂肚:“可怜的孩子,你千万别束手无策,自甘沦为乞丐。”恶人的诅咒,母亲的哀怜,随着“救济款”的汇来,我是感激姑父的仗义,还是惭愧自己的无能?踯蹰的脚步艰难地徘徊在闽清六都街头。我哭了,哭了那样伤心,又是那样动情。如果用流过的泪水汇集起来,足够淹死三个仇人还不止。我绝望,我从绝望中悲愤地题下了一首诗寄给章仁六支书惠存,诗曰:

                                                                    坂东街上何人哭?有家难奔流浪客。

                                                                    西无去处东路塞,叹此无聊熬岁月。

                                                                    忆昔樟城举红旗,旗下人海生颜色。

                                                                    次第乡门为吾开,共话雄图在君侧。

                                                                    不意座中恶人起,圆睁怪目严相逼。

                                                                    手持凶器一声吼,老夫未死敢对席?

                                                                    平生抱负今安在?几踱险岩死不得。

                                                                    千山万壑过闽山,闽下从此无消息。

                                                                    人生有情常相忆,香草香花岂终极?

                                                                    低头抹泪声已衰,勉作长恨歌一曲。

泪水,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汩汩地淌着;泪水,泪水慢慢地洗清了我朦胧的双眼。它使我坚强起来,还使我懂得了应该怎样生活下去。于是,我才恍然大悟,姑父的恩赐,根本抚慰不了一个惨遭政治迫害人的心,也解决不了窘迫的困境。因而我又不得不拖着疲惫不堪的躯体,挣扎着从乡间小道中觅求活路,才不知不觉地累到在盖洋。从此我便像瘫痪的人一样,卧躺在穷乡僻壤,苟活到今日……

“同志,请把头缩回来好吗?”坐在我后排的一位旅客跟我商量:“你都不怕冷,我冻得牙齿都打抖了,请-起把窗门关上吧。”

“哦……”,我一个子意识到自己过于集中思路,忘记了冷,甚至顾巳而损了别人的利益,睑上不自然泛起红晕。扭头歉意地颔首道歉,同时机械地伸出手,用力推上车窗。尔后,目不斜视朝车前望去……

“嘟!”汽车鸣号,速地一个急转弯,客车又顺着弯弯曲曲的公路奔驰向前。

我的思路完全被打断了,但我没有怨言,我知道,生活的道路也像这条公路一样曲折而漫长。

即使寻找不到归缩,我仍然留恋着家与乡的一草-木!

                                                                                                                                              公元-九七七年元月写于盖洋

(注:这篇散文曾经发表在一九八四年第三期永太县民间首家创办的《雏鹰 》刊物上,现略作修改后再次发表在自己的博客里作为弥足珍贵的个人历史资料。2011年2月28日凌晨4点5分补记)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1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