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任华博客

 
 
 

日志

 
 

回来吧,舅舅!  

2011-03-13 03:04:29|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十几年的事了。有一次厂里停工回家,母亲笑着对我说:“我依哥从台湾回来了。”我莫名其妙,勤劳朴实,沉默寡言的母亲竟然对自己的儿子开玩笑。据我所知,解放初期闽侯县组织部部长,大舅因病治疗无效,不幸逝世;二舅文革后平反,最初安排在永太县教育局,后来调到县外贸局工作。莫非母亲被这几年台湾同胞归回大陆探亲一浪高过一浪的大潮冲昏了头脑,误以为她的哥哥轮回转世投胎到台湾,如今衣锦返乡谒祖……该不是白日做梦吧?但看她穿上那套唯一没有补丁的半新旧服装,倒真的有点回娘家认亲的样子,我越发罩在五里雾中不知所云。母亲瞧见我这副傻摸样,伸出满是厚茧的手从我身上接过行李包,爱怜地说:“先去洗脸,待会儿妈说给你听。”

洗完脸,我问母亲:“爸爸呢?”

母亲答:“他不知去哪里借钱,我跟你爸想下午去看你台湾那个依舅。”

我不解地问:“妈,什么时候台湾有个舅舅?你从来没有跟我讲过。”

“我如果早说了,你能平安活到现在吗?”兴许母亲今天心情好,平时像哑巴似的她,竟敞开心扉向我倾吐一段催人泪下的苦难史:

“我未满四个月,就抱给你外婆当童养媳,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我爸我妈扔下留在身边的依哥先后去世。等我长大嫁给你爸后不久,我亲舅舅好不容易找到他这位外甥女。依舅告诉我,我爸我妈死后,是他把我哥领去抚养,快解放那年,我依哥被国民党贼抓去台湾,那时我才晓得自己身世。前几日依舅写信告诉我,说我依哥明天会从台湾回来,叫我来认亲。”说后,用手背擦去滚出眼眶的泪珠。

原来如此,母亲为了不让自己的孩子无辜当政治的牺牲品,竟然把活着的舅舅当死人埋了四十几年!我听后热血直往上涌,激动地泪水盈眶,颤着声音对母亲说:“妈,我没本事让您过上好日子,这下好了,舅舅从台湾回来,他还能让你……”话没说完,就有种酸酸的感觉袭上心头。

我们娘儿俩正说着话,父亲外出借钱回来,他只跟我点点头,就喜不自禁地对母亲说:“依顺,这回一定叫你哥到咱家玩,我这个当妹夫的虽穷,你看,我跟人家讲老婆的哥哥从台湾回来,二话不说,把身上所有的钱都借给我。”又转向我:“任华,你也去,你依妈会晕车,要好好照顾她。尔后就喋喋不休地向母亲发表他的高见。并特别强调母亲打从娘胎生下来,第一次去见嫡亲哥哥,一定要抱头痛哭,哭的越伤心越好。母亲不耐烦父亲的说教,去认亲难道还要像演戏那样作假?默不作声自顾去收拾回娘家时换洗衣服。

一路上,我不知道母亲想些什么,父亲一辈子在贫困中挣扎,突然间从天上掉下一个钱包(内兄),小市民贪婪的思想就淋漓尽致地暴露无遗。我既没有母亲快要见到胞兄时的激动心情,也没有父亲一门心思想从舅舅那里得到什么金银珠宝。二三十年来的风风雨雨,生活教会了我要自力更生,奋发图强,靠别人的恩赐,实在有损一个男子汉的尊严。更何况我绝无父亲那么近视眼,与其舅舅赠一笔可观的财物,还不如传授发家致富的经验,又么政策许可的话,叫舅舅携我到台湾学做生意或打工挣钱,倒还说得过去。

我们按当时舅公留给母亲的地址,天快黑了才找到舅公的家。舅公人很高,看上去有六十多岁,身体硬朗,背不驼,耳不聋,漫长的岁月只给他染上了一头白发。他一看见外甥女,高兴的像个小孩,抓住母亲的手不放,互相问候之后,舅公对母亲说:“闺女,你依哥恐怕回不来了。”

父亲一听说舅舅没回来,就坐不住了,母亲动不动用手背抹泪,我认为这次特意来认亲,屁股还未坐热就走,显然说不过去。而且舅舅为什么不能回来,我心存疑窦,便问舅公:”是舅舅没空吗?”“不是,”舅公欲言又止,好久才吞吞吐吐地说:“听人家讲,外甥穷的跟讨饭的差不多。”

甚么?跟讨饭的差不多,那舅舅等于就是乞丐了?这是我与父亲都无法接受的事实,果真如此,我与父亲都成了莫泊桑笔下的雨勒兄嫂了!

我正想狠狠谴责自己的当儿,舅公早已摆上了一桌丰盛的晚餐,饭桌上,气氛始终热闹不起来。舅公沉默一阵后,哽咽着说:“哎,想不到外甥在台湾会沦落街头,听人说台湾有多富就要多富,谁知道台湾也有穷人呐!”然后又喃喃自语:“看来只好把我家两头猪杀掉,凑足钱寄给外甥。”母亲赶紧用胳膊碰了一下父亲,低声说:“你不是跟我说叫依哥到咱家吗?那你把身上的所有钱拿给依舅吧。”说完,泣不成声。我鼻子一酸也哭了起来,边哭边把这次带回家的钱如数交给舅公,并嘶哑着声音对舅公说:“等我这个月发了工钱后,马上汇来!”

一时间,我着了魔似的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呼喊着:“舅舅,回来吧,回来吧,舅舅!

                                                                                                                                                            1995年8月27日脱稿

       

(注:此篇习作初稿,曾经寄给林中小树修改,他只写了“一定要删除这句话”的建议退还给我,然后就被我束之高阁。春节期间,整理书柜时发现初稿仍在,重阅一遍,舍不得当废纸扔掉,便一字一句敲进电脑,完毕,随手撕毁信纸,忘了信笺背面还有他写的评语,如果一并抄录下来,那就更完整了。

尽管遵从他的建议删除了我父亲说的那句话,依然丝毫不影响这篇文章的真实性。2011年3月13日凌晨3点4分补记)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1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