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任华博客

 
 
 

日志

 
 

在路上(冲动是魔鬼9)  

2012-04-01 02:28:06|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了89年,陈木的大儿子阿斌(鸿儒)高中肄业回来接过他母亲的班,手握实权掌管蓬勃发展中的富山制衣厂。他整个人外貌简直就是陈木的复制品,仅身材单薄了些。而他居家兼厂房又加盖了两层楼,一跃挤进了当地西服制造业排行榜前几名。改革开放后,我是极少部分最早外出打工的其中一员,家乡的人以为我找到了金矿,认识的不认识的纷纷跟着我来石狮淘金。粗略算了一下,这个厂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工人都是老乡,我成了名副其实的领头儿。虽有号召力,却不爱管闲事,你干你的活,我做我的事。

生意兴隆,公司急速扩大了生产规模,陈木女儿显然无法胜任裁床工作了,于是阿斌把我调到裁床专司其职,并负责样品开发。妻子则碘着大肚子携两个小孩躲在养父母家里待产,正式宣告结束了蜜月般的浪漫爱情生活,从此过起了单身的日子。

家眷没有在身边,孤零零的仿佛缺少了什么,空闲时便埋首于书本中打发光阴。而看书一旦上瘾了,就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犹如断奶的婴孩,撕心裂肺哭喊着寻找生命之源——母乳来充饥。所以每当万籁俱寂时,还常常一个人在简陋的单身宿舍里挑灯夜读。某天晚上躺在床上津津有味慢慢咀嚼西汉晁错著的《论贵粟疏》:圣王在上,而民不冻饥者,非能耕而食之,织而衣之也,为开其资财之道也。故尧禹有九年之水,汤有七年之旱,而国无捐瘠者,以畜积多而备先具也。今海内为一,土地人民之众不避禹汤,加以亡天灾之水旱,而畜积未及者,何也?地有余利,民有余力,生谷之土末尽垦,山泽之利末尽出也,民贫则奸邪生。贫生于不足,不足生于不农,不农则不地著,不地著则离乡轻家。民如鸟兽,虽有高城深池,严法重刑,犹不能禁也。夫寒于衣,不待轻暖;饥之于食,不待甘旨;饥寒至身,不顾廉耻。人情一日不再食则饥,终岁不制衣则寒。夫腹饥不得食,肤寒不得衣,虽慈母不能徐其子,君安能以有其民哉?明主知其然也,故务民于农桑,薄赋敛,广畜积,以实仓廪,备水旱,故民可得而有也……欲继续吮吸乳汁,灯突然灭了,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嘴里依然噙着奶头摸黑神游春秋列国去了。后来连续几个晚上都出现了这种现象,知道是啥回事了。我也不吭声,自己去街上五金店买电线,擅自安装了一盏灯,继续沉迷于古文名著中不晓东方之泛白。

而我的顶头上司阿斌虽然敢怒不敢言,却通过他父亲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来说服我放弃熬夜。我甚为不悦,当面顶撞:“即便是皇帝,也不会禁止我看新华社公开出售的书啊?再说我安安静静阅读,不影响其他人休息,也没有耽误第二天上班,你何必管我工作以外的业余生活呢?”就因了这事与雇主埋下了不和谐之音,暗中便做好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人处的心里准备。这样一直忍到92年开春,毅然辞职去了万德福制衣有限公司,开始了噩梦般的流浪生涯。

到这个公司之前曾经带女儿来探询过,是专门生产闽狮牌牛仔裤,集开发、水洗、漂染为一体的工厂,日产量达一千多条牛仔裤。来时还特意叫我大哥一起去应聘。兄弟俩住招待所将近一个月,专门设计、打版、搞样衣。在试用期中,看见厦门服装学院几个学生天天围着另一间招待所走廊门口的小小圆桌,用铅笔画设计效果图,却不曾见过他们设计的图案应用到生产中。试用期结束,被临时调到牛仔裤车间当主任,我哥哥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直接下放到刚刚成立不久的牛仔上衣车间当工人。

新官上任三把火,很快我就把上一任遗留下乱糟糟的车间整理的井然有序。流水线作业,只要那道工序缺少人员(请假没有来上班的员工),我立马自己顶了上去操作。想不到身材魁梧,一拳头就能把我打趴在地上的陈云厂长(当地人),屡是叫我到办公室训话,喋喋不休说什么不必去理会这些,在不需要设计打版时安排我管理车间,目的是监督工人,而不是亲自参与生产。虽然批评的有道理,但眼睁睁的看着下一道工序工人没事做,心里甚不是滋味,于是我一再告诉他:“未进公司之前,你已经知道我在富山制衣厂不爱管事,那是因为我的职责与管理无关,现在既然把我撵到生产第一线,就得以身作则,哪个环节出了状况,必须及时去疏通,流水作业才能畅通无阻,否则,只要随便那道工序堵住了,下一道工序以及再下一道工序都得全部停工,没事做,这个工人请假,那个工人上街溜达,赚不到钱,谁还愿意干呀?而且我整天泡在车间里,发现了问题不去处理解决,老总把我调到车间来岂不是白白浪费了银子?”

厂长是否怕我工作表现出色,潜在危及到他的地位被我取而代之?不得而知。只要我有什么新的举措,他知道了立刻前来阻止,哪怕属于我职责范围内的事,他都当仁不让取而代之,几乎架空了车间主任的作用。好像当车间主任只要上班下班开门关门就行了,其余的事都可以不闻不问。而我又是个闲不住的人,刚进厂,当然也希望自己表现的出色些,不说别的,至少要对得起每月不菲的薪资。

有次合缝后档的工人请假好多天了没有来上班,半成品堆积如山,厂长明知故问,我忍着性子回答:“此位工人是向你请假还是向我请假?该属于我管的或者不属于我管的,你都来插一手,能怨得了我吗?”

他不好意思在工人面前说什么,朝我使了个眼色,我知道他又可以在办公室里打官腔了。料不到他竟然沉下脸来训斥我:“即便工人向我请假,你也应该告诉我一声没有来上班呀?你这种不负责任的做法,后果有多严重知道吗?这批货要在三天之内送到客户手上,你自己看着办。”

我一下子火气往上窜:“说的倒轻巧,出货日期你告诉了我吗?我怎么知道工人向你请假几天?本来车间工人请假属于我份内管的事,你不但夺走了我的行使权,出了事故,就把责任推到我身上,你是怎么当厂长的?”我越说越气,一怒之下把车间钥匙当场摔在办公桌上,“老子不干了!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厂长愣在那里不知所措,我却怒气冲冲去告诉大哥。后来董事长把我叫到办公室,一边安抚我,一边批评厂长,我才肯拿起钥匙去上班。

相安无事过了十几天,还是被怀恨在心的厂长到董事长那里挑拨成功,以我们两个人配合不来为由,直截了当炒了鱿鱼。冲动是魔鬼,摔钥匙摔破了饭碗,自作孽,不可恕。原以为在人生的拼搏过程中,找到了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却不曾想才干三个月就遭此际遇,此碗摔的支离破碎,已经难以复原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另觅东家?刚刚被解聘,哪有心思找呀?而且情绪还一直处于激愤中,找了也是白找,倒不如蒙羞躲进宿舍睡大觉罢了,想那么多干嘛?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待白天睡足,晚上折腾了一个通宵,脑子里突然间蹦出“深圳”两个字,精神为之一振,何不冒险去深圳碰运气呢?若能因祸得福,改写个人历史也未必可知。而且我从地图上了解到深圳那个地方靠近香港,服装业相当活跃,生产规模比石狮大好几倍且待遇高,万一有机遇溜过去香港,脱贫速度将会大大提前,说不定能腰缠万贯荣归故里呢,此刻不走,还待何时?主意既定,便把大哥安排到富山西服厂与老乡们做伴,我自己则整理好行囊奔赴深圳去了。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2012年4月1日凌晨2点28分脱稿 

  评论这张
 
阅读(549)| 评论(10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