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任华博客

 
 
 

日志

 
 

渴望能从旧书信中找回当年嗜书如命的那种感觉(一)  

2018-03-15 23:03: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3年 - 任华 - 任华博客
 
苗祥:                                                                                                                                                                                                          

近好!我于9月27 日晚接到你的来函,刚好那几天伤口也逐渐愈合,不要说期盼收到你的来信,还蛮有兴趣想提笔向你唠唠叨叨。第一想到的当然是前封去信“古励”的“鼓”字了,我这位蒙夫,干什么事情都很马虎,并且速度也甚快,偏偏对于文字认真的几乎有些苛求,而且慢的犹如缠脚女人走路一样,难怪古人有“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的感慨。这样显浅的字,我竟然把它写错了,还妄想日后著一本自传体小说云云,岂不笑煞人?文学功底如此之差,由此可见一斑也。                               
第二想对你叙述的是,下半年我如何下决心扔掉拐杖,在没人搀扶下怎么学走路,结果如何,你也知道,我被摔得头破血流,并且差点休克过去。教训不可谓不深刻,然儿我毕竟“童心未泯”,伤还没好又“不谙世事”地趁人没注意偷偷从病床爬起来——不过,这次没有成功,让老板娘发觉,她慈母般地哄我乖乖躺在床上疗伤,还亲自开了药方,言必功效神速。我对于医药一窍不通,老板娘所开的药方是否对症下药,只好请教你这位医药博士了。她可能书念的不多,字也写得歪歪斜斜:“我明年搬到新盖的十层楼住。办厂太辛苦,不想办了,你明年是否来承包这个厂?”我虽然对药不甚了解,但每每看见别的医生所开药量较少,唯独不是医生的老板娘开的药量重的惊人,如何叫我敢咽下口?                                                                    
第三,体衰多病的我,钞票赚的不多,买药的钱却花了不少,但仿佛都不对劲,上半年吃了大文豪的药,下半年倒转向喝小品文的汁,最近又吞服20世纪前的文人残骸,如此病急乱投医,怎不把身体弄垮?                                                                         
第四吧,让我想想,承你对我拙荆多有嘉许 ,我颇有同感 ,珠钦是家庭的顶梁柱,没有她,甭说我有建房的“成绩”,恐怕仍然生活在入不敷出的困境中,唯一遗憾的是,她确确实实拖了我的后脚,别的不讲,单从我办厂资金抽回家已超过1万多元。写到这,有一幕惊人的镜头映入眼帘:9月23日晚10时许,当全家人进入梦乡之时,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顷刻间整 幢旧房震动起来,继而轰隆轰隆的落物撞击声惊醒了酣睡的人,他们如同受惊之鸟从被窝里跃出往外就钻,真恨爹娘少生两个翅膀,不能凌空飞出。更使人骇然的是,倒塌地方恰好是出路的楼梯位置,眼看一个个成了瓮中之鳖,等待葬身室里——天可怜我,我一旦知道全家老少都一齐向爷爷奶奶喊冤,让我这个逆子独活世上恐怕不大现实,所以苍天才肯替我消弥了一场灭顶之灾——只仅仅倒塌大厅那堵墙,其他一切都安然无恙。灾难虽然侥幸躲过去了,但还未倒掉的那堵墙时刻牵挂我的心,如不及早拆除掉,我的这颗心还不是一直悬在咽喉上?咳,又要需要一笔不小的款目,这样东打西敲,我办厂的资金也就所剩无几了。没有内人拽住我,我何至于愁眉不展呢?本来这封信不会这么迟邮去,只因了这桩牵肠挂肚的事,才拖到今晚动笔。此次旧病没有复发,自我感觉最明显的是摞在桌上的那堆药渣控制了病情的渗入,说它不对劲,倒有点冤枉,但病体还未完全康复也是事实。                                                                                                                                                                     
第五 ·······我好像记得有对你说过今后要想来城关定居,最理想的莫过于买我村超群那座房子(我亦问过他本人),在花炮厂那个方向造些经济林,步坚当时持反对意见,如今他也想种几十株,倒是我预料不到的,至于你想把小孩户口迁到太原,我也记得跟步坚有过争论,他说迁到里岛什么村,其时你已萌生返乡之念,大概对于这种泛泛言论没有听进去罢了。时过境迁,想不到最近你在党校学习一段较长时间与步坚、文惠接触频繁,他们的言论虽然左右不了你,但很合拍你的心律跳动,故此有“说不清理还乱”的滋味 搅得心神不宁也。                                                                                                                                                             以我愚见,你来城关定居时候还嫌尚早,而先给定居创造条件,倒是一种切实可行的好办法。目前你虽然被“陪客喝酒”搞得浑身不舒服,我想只要不贪杯,大约醉不倒你,更谈不上能“室息”你的文学创作!没有政绩,夫复何言退身之事也。 草此,遥祝:
金钱永远禁锢不了“愚人”的执着追求,
杭州之行恰好理平你愁绪如乱的心情!
有朝阳送君远行,
更有彩霞伴你归来,
我的朋友哟,
“鲁院”正敞开着大门等你!

                                                                                                                                                         任华    93、10 、7  凌晨   讫。


后记:
93年我在爱纯服装有限公司上班,董事长是吴德义先生,那年他已改行当建筑商了,厂里事无巨细由他妻子做主。我记得91年农历10月份从富山西装厂跳槽到他公司打版兼裁剪,年底放假,工友们说说笑笑一起往车站方向走去,没走多远,吴先生追上员工,掰开人群把红包塞进我兜里,然后抿嘴一笑扭头就走了。我惊讶的不知所措,待清醒过来,边走边掏出胀鼓鼓的红包数了数,整整20张百元大票!上班时间不到两个月慷慨赠与我这么多银子,当真把我感动的泪水湿润了眼眶,所以我铁了心待在他厂里继续打拼。
重阅此信,我才回想起那年因父亲建的土坯房下暴雨时突然间倒塌掉一角,才有了重新盖房的契机,不然,也许今日还蜗居老屋苟且偷生。而苗祥(网名:林中小树)93年仍然在石塘村担任支部书记,由于厌倦了腐败透顶的官场,宁肯乞讨也不愿为了五斗米而折腰。我当初介绍他购买的那座方圆数里不见一片瓦的孤零零土墙房,不到数年间升值百倍,现在已是人口密集的市区要道路口。 步坚,他姨表弟,官至县人寿保险公司经理;文惠,百货公司统计员,下岗后成为引领时代弄潮儿,如今富甲一方。苗祥93年去鲁迅文学院学习,大概花了2千多元(相当于现在1万2),这个数目在当时算是一笔巨额,一般农村家庭还真负担不起。苗祥之所以肯痛下决心去,除了贤妻鼎力支持外,一定与他求知若渴有关,否则,如我一样,只能对鲁院望洋兴叹了。


                                                                                                                                                             20018年3月15日23点3分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